Menu

第一章晋级八强(18/71)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78
死神军团耀武扬威走过大街来到赛场,参赛的三十二名选手同时登上擂台,十万余名观众齐声呐喊。他们各自热情支持自己方的选手。据说在下面已设了赌局,开出了赔率,夺冠呼声最高的有三人:死神军团的查尔斯,大魔神的副手、上届冠军史密斯,黑暗精灵佐拉。著名的黑马有:死神军团的伯蕾,亨利和迈克,兽人国十四王子李尔,诅咒师米汤,吸血鬼小路易丝,蛇人宰相爱琳娜。传言赌资已累积到十亿金币。迈克蠢蠢欲动,当然他不会蠢到压自己获胜,他自己可是随时准备认输的。他只偷偷压自己晋级十六强,八强赛他已准备压自己输了。只有亨利白痴才压自己获胜,听说查尔斯压了一百万自己夺冠。迈克为自己被敲榨走的钻石哭泣。三十二名参赛者正在向观众炫耀自己,观众台上传来更热烈的掌声和排山倒海般的“万岁”的喊声。魔神般的帝君终于出场了,身后跟着五名龙鳞甲卫士。所有人均拜倒在地,迈克偷眼观望,不期然吓了一跳,以为是化魔池中那位魔神像复活了。帝君略抬了抬手:“请起,开赛吧!”令人血脉激荡的鼓角响起,比赛正式开始了。帝君亲切地与众魔神打招呼,众魔神恭敬的行礼回答。查尔斯远远望着,心中生出无限的野心,那个男人才是他的榜样。冷若万古冰山的伯蕾也不禁时不时望向帝君,那个传说中的魔王。鼓角声停,参赛者退场各归本席。第一场比赛开始,空旷的赛场,一个兽人与吸血鬼相对而立。兽人性急,大吼一声抡着狼牙棒就冲了过去。吸血鬼只在他身周飞快地绕圈子,时时闪身而进,一遇攻击立即远退。兽人吼叫连连,追着吸血鬼满场跑。迈克摇摇头,心知兽人要输了。果然不久那兽人就不叫了,拖着沉重的狼牙棒大骂。吸血鬼行动如风反逼上去,每一次都带起一道血丝。不一会,兽人身上就遍体鳞伤。那兽人真是强悍,口中犹自骂不绝口,只是狼牙棒却越舞越慢了。吸血鬼长笑一声,疾如闪电般乘着兽人狼牙棒打空,正面直入并指如刀直插兽人胸膛,竟要掏出兽人的心脏。眼看兽人连不及撤回狼牙棒封挡了,兽人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得意,右手上加劲,狼牙棒脱手飞出,在暗劲下从外侧截断了吸血鬼的退路,左手一伸抓住了吸血鬼的指刀。随着兽人的大吼,吸血鬼的手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吸血鬼大惊,本能地后撤,背上沉重一击,他的脊椎断了。吸血鬼的上半身无力地塌下了,兽人大吼一声,咯吱一手拧下了吸血鬼的头。他高举着血淋淋的头绕场一周,观众看得惊心动魄,一时无法理解这戏剧性的变化,半晌才发出震天的喝彩声。迈克惊得跳了起来,兽人在他眼里只是蛮勇的傻子,没想到居然也有这样狡猾的兽人。随即他就释然了,能晋级大赛光凭蛮勇是不行的,能活着晋级的只怕都是卑鄙狡猾的家伙。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蛮勇是炮灰者的墓志铭!迈克对大赛更增添了几分警惕。第二场比赛开始了,一个黑暗精灵骑着飞龙上场了。飞龙呲牙发出无声的尖叫,光滑的黑膜翅膀无比丑陋。精灵身穿豹皮,背着箭壶,手持精灵弓。他的对手让迈克倍感兴趣,那是个纤弱的长袍中年人,枯干的脸湖北快3,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看看比赛出场安排湖北快3,才知道那是位诅咒师。迈克不明白诅咒师怎么战斗的湖北快3,他习惯成自然的去问朱理丝。朱理丝哀怨地望了他一眼,告诉他诅咒师也有近身战斗的方式,他们会用快速有效的诅咒化解对手的精神和肉体。说话间,二者的战斗开始了。黑暗精灵飞到空中,犀利的箭带着劲啸射向诅咒师。诅咒师低着头喃喃自语,那些箭却一一偏向没入他身周的地面。迈克看不懂了,问朱理丝:“那个精灵怎么回事?他会不会射箭?”朱理丝叹息道:“他不是射不中,而是被诅咒得射不准目标。这还是精灵速度太快,听说高级的诅咒术能够让一个箭手完全忘记射箭。”迈克大为吃惊:“那会不会让人忘记会的其他魔武术?”朱理丝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只有诅咒师才知道。他们并不经常与人近身战斗,对大多数人来说,诅咒师的法术都是个迷。”黑暗精灵久射不中,心情焦灼起来。他挂上弓,抽出腰间的短剑,指挥着飞龙飞掠向诅咒师。诅咒师仍在埋头顾自念咒。迈克差点喊出声来提醒他躲避。观众们无所顾忌地大叫:“砍死他!”看来他们对诅咒师都没有什么好感。对大众来说,隐秘地躲在暗处,让人死得不明不白和家伙远比当面刺来的枪剑更可恶。诅咒师无动于衷,然而意外又发生了。飞龙莫明其妙地撞到了地上,黑暗精灵灰头黑脑地从地上爬起来。这多亏他有着精灵的敏捷,见机得快,在撞地的刹那跳离了飞龙背。飞龙在地上无力地拍拍翅膀,看样子是重伤不起了。黑暗精灵气得两眼喷火,他从没打过这样窝囊的战斗。他拖着受伤的腿一拐一拐冲向诅咒师,只要他走近了一刀下去就解决问题了。他越走越觉得全身酸痛乏力,手中的剑似乎象铁锤那么重,一个劲将他的身子往地面拉。诅咒师嘲讽地盯着对手,嘴里越念越急。黑暗精灵一心想走得快点,却越走越慢。他长年穴居而异常苍白的脸上泛出病人的红晕,他艰难地喘气,就快到了。他离诅咒师只有一步之遥,所有观众都在屏息为他祈祷。黑暗精灵手中如有万斤之重,他一寸一寸举起短剑,终于举到胸前,诅咒师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他念得更快了。黑暗精灵使尽全身力气举胸刺去,诅咒师终于动了,他象普通人一般向后拙劣地跳开。迈克看得真真的,那种笨拙绝不是装出来的。黑暗精灵扑了个空,他踉跄着摔倒在地。诅咒师嘴唇飞速翻动,诅咒得更急了。黑暗精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死了。观从席上响起一片咒骂和叹息声。诅咒师脸上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继续诅咒。突然黑暗精灵身上闪过一道黑光,他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剑轻易割断了诅咒师的脖子。观众台发出衷心的欢呼声。迈克望向朱理丝,期待她的解释。朱理丝迷惑地摇摇头。查尔斯平和地说:“黑暗精灵在最后的瞬间,预料到无法逃过诅咒。他将自己献给了黑暗精灵之神,获取了神力暂时压下了诅咒的力量。不过,恐怕他活不成了。”果然,那黑暗精灵下台不久就倒地不起,七孔流血而死。诅咒师的诅咒最后将他拉向了死亡。迈克求救地望向查尔斯:“要是我们遇到诅咒师怎么办?”查尔斯自信地笑了:“闪电一击,别给他念咒的时间。”迈克恍然大悟,是啊!以诅咒师笨拙的身手,绝对躲不过快速攻击。查尔斯叹息道:“怪不得大魔神能排在第一。”朱理丝附合道:“对啊!大魔神能精确瞬间移动,那绝对是对付诅咒师的必杀技。”亨利轻轻站起身,迈着舞蹈般优美的步伐走向擂台,轮到他上场了。迈克在后大叫:“亨利必胜!”亨利回头微笑着扬了扬手,如果这种小战都不能获胜,他凭什么继承长兄的遗志回复王位。他的对手是位蛇人女将,手持双剑烟行媚视。蛇人女性大都是绝色美女,她也不例外。她眉如远山,青丝如烟,远远望见亨利,她发出银铃般笑声:“久闻亨利大名,能和帝都第一美男子过招, 陕西11选5奴家输了也高兴。”亨利严肃的神情不觉化为春风, 陕西十一选五他完美无瑕的一躬身:“能和绿蒂小姐同台献艺, 陕西11选5投注技巧是敝人的荣幸。”“听说阁下随身带着无数精美首饰, 陕西11选5走势图随时送给心仪的美女,不知是真是假?”美女蛇绿蒂娇滴滴的问。亨利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副钻石耳环,温柔的笑道:“如果小姐不嫌弃,请收下这份微薄的礼物。”说完,他一扬手。耳环亮晶晶的缓缓飞向美女蛇。她将剑归于一手,轻舒玉臂接住,当即戴上。她俏皮的侧侧头,娇声问道:“好不好看?”亨利端详了一番,情不自禁地赞道:“很美,这副耳环真是带对了。仿佛天生为你订做的一般。”迈克在台上看得绝倒,这两人跑生死擂台上去打情骂俏去了。绿蒂俏脸一红,深情款款的说:“不知阁下今晚有没有空,奴家备下薄酒欲为长夜之谈,不知君意如何?”亨利怦然心动,答道:“美人相邀,亨利哪敢不从?”绿蒂宛然一笑:“那,就这么说定了。不知阁下爱喝什么酒,爱吃什么菜?奴家好早为预备。”台下观众等得不耐烦了,发出一片嘘声。裁判忍无可忍催促二人赶快比赛。绿蒂歉意的望了亨利一眼:“王命在身,情不得已,还望阁下手下留情。”说着,她娇媚的舔了下舌头,随手整了整胸衣。亨利的眼神随之落在她饱满得几欲裂衣而出的酥胸。诱人的乳沟深深的让人想犯罪。长夜之谈?一男一女能谈些什么呢?美酒佳人,花前月下,应该做点更让人怀念的事。亨利的眼神停留在她胸前,表情温柔迷离。绿蒂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了,她轻轻挥舞起剑。剑带起的不是杀意,她仿佛是在心爱的情人面前舞剑,剑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用来取悦情人。她的脸上满写着爱意,美目中尽是爱火。亨利痴了,他怎么能对一个晚上要与自己幽会的美女下手呢?他站在那就象个初尝爱情的傻小子。伯蕾记起了自己迷失在尼泊眼中的可怕经历。她叹息道:“亨利完了!”迈克大惊,那两人不是正郎情妾意正浓吗?怎么亨利要完了呢?他刚才还在嫉妒亨利的艳遇呢!查尔斯语重心长地说:“迈克,记住!不要盯着蛇人的眼睛看,蛇人的眼天生有魅惑魔力。”迈克惊道:“难道说亨利已遭了暗算,被迷惑了心神吗?”查尔斯点头说:“刚才那蛇女利用说话打消亨利的战意,又利用她诱人的身材勾起亨利的欲念,再加上天生的蛇眼魅惑,亨利这个风流好色的家伙只怕已被她控制住了。”迈克跳了起来,大喊道:“亨利,当心啊!”伯蕾低语道:“没用的,一旦迷失在蛇眼中,就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了。”迈克听了就要往擂台上跑,却给查尔斯一把拉住。迈克使足全身力气却挣脱不开,查尔斯诧异地说:“你力气还不小啊!换个人还拉不住你。别去了,一旦开赛,任何人不得阻止。这是铁律,连帝君都不能违反。”迈克心如刀割望着亨利,他不想失去那个一起喝酒玩女人的良友。现在一切只能靠亨利自己了。绿蒂越舞越近,迈克看出来了。她的身形千变万化,但她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亨利的眼睛。锋得的双剑在亨利的身前挥来挥去,亨利一动不动,深情的望着绿蒂。绿蒂秀眉一立,俏丽的脸上显出浓浓的杀意,双剑如毒蛇般刺向亨利胸腹要害。迈克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他杀了许多人,但杀陌生人和看着亲密的朋友的感觉被杀是完全不同的。你可以把陌生人看做是木头,但对你的亲人朋友你无法做到。观众屏息等待着血腥的杀戮,他们花了重金入场为的就是这个。迈克等来一阵惊人的大叫,他悲伤的睁开眼,惊喜地发现亨利还活着。亨利站得比长枪还直,一手拧着绿蒂的脖子,那秀丽的脖子显然断了。她美丽的双手软软的垂在身侧,双剑跌落在地。亨利平和地对那美丽的尸体说:“抱歉,湖北快3看来晚上我不用赴约了。”他一松手,美女蛇的尸体软软地堆在地上。亨利潇洒地向暗黑帝君行了个礼,迈着轻快的舞步回来了。迎接他的是狂喜的迈克,迈克不住嘴地问他怎么做到的,亨利忧郁地笑了笑不答。他虽然喜好女色,但他更爱王位,所以绿蒂败了。接下来出场的是查尔斯,他的对手是地龙骑士。也许是帝君在的原故,这次他老老实实走上擂台。当地龙骑士催动地龙,卷起漫天风尘发疯来冲到身前时,查尔斯第一次挥动他的宝剑,众人只觉场上突然爆起一道耀眼的闪电。再揉揉眼看时,地龙骑士不见了。没有尸体,没有飞溅的鲜血,甚至连碎肉都找不到。查尔斯胜得不可思议。没有人知道地龙骑士去哪了,除了魔神席上的几位。大魔神嘲笑道:“比尔,你几时偷学了我魔武技,却教给你的徒弟。”死神比尔得意洋洋:“怎么了,有本事,你教你的人学我的死灵魔武啊!”在大魔神看来,查尔斯是用剑瞬间切割开了空间,将地龙骑士送了异空间。那道闪电是空间裂开时的光芒。他用龙刀枪也能做到同样的效果。暗黑帝君叹息道:“菲特烈,你错了。那和你的空间魔武技完全不同。他的一击并没有切开空间,而是直接将对手分解成了宇宙间最基本的最细小的物质。那种物质充斥在我们周围,只是一般人看不见罢了。它是天地万物的组成之源。”大魔神菲特烈不相信,他将魔力运到双眼,世界万物顿时失去具体,只余下极细的微粒形成的云雾团。他定神细看,激战的地方比别处浓密,不同于旁边的空气。那显然是被分解的地龙骑士留下的残余。七大魔神心中暗惊,不禁思付若是自己遇上这等敌人该如何应敌。连比尔也不例外,他突然间害怕起来,查尔斯的进境远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围。谁知道死神之印还能不能威胁到查尔斯呢?查尔斯胜利了,观众们却不满意。他们渴望看到鲜血横飞,渴望看到殊死搏斗,他们喝起了倒彩。查尔斯对此不屑一顾,他的眼睛高傲地盯着魔神席,那里才有识货的人。暗黑帝君站起来,轻轻鼓掌。七大魔神也跟着站起身鼓掌。观众们一看他们都鼓掌了,自然跟着鼓掌如雷。查尔斯这才深施一礼,以示答谢。看台上的迈克惘然的跟着鼓掌,转身问道:“他怎么获胜的?”亨利等人面露惧意,他们不清楚查尔斯有多厉害,但他们明白查尔斯第一次出场就获得了大魔神的喝彩,第二次更连暗黑帝君都惊动了。这是百年未有过的事。伯蕾袖着手冷冷地说:“我们不知道,但劝你千万不要与他为敌!”亨利在旁拼命点头,他越来越发现查尔斯的可怕,下定决心要倾其所有拉拢查尔斯。接下来的比赛倒是精彩纷呈,血肉横飞。迈克专心看比赛,事关生死啊。现在的胜者可能就是他下一场的对手。到了下午,赖着不肯上台的迈克被查尔斯扔了上去。他的对手是名全副武装的狼骑兵,大赛的另一匹黑马,兽人国十四王子李尔。李尔并不雄壮,不象一般兽人那么高大。他的身材相对兽人来说显得瘦小,只有两米左右高。浓密的剑眉,细长的眼睛,直挺的鼻,紧抿的嘴唇,这是一个剽悍坚忍的兽人。他的武器是柄厚背大弯刀。跨下巨狼长着棕灰色的硬毛,足有两米高三米长。它不停地呲着牙,利爪不一会就在地上挖出深坑。李尔警觉的望着眼前的敌人,那是个十几岁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男孩正紧张的念着咒语,他不敢大意,就是这样一个男孩突然之间以残酷血腥的手段撕碎了一个地龙骑士。李尔催动狂斗气布满全身,他对迈克杀人的手法很是担忧。李尔是个很得人心的将领,但在兽人族高层中却饱尝欺凌和排斥,因为他不是纯种兽人。他输不起这场比赛,他的身上背负着杂种兽人的所有希望。他们把改善生活改变不公正的待遇等都放在这位同是杂种的王子身上。只有胜利,不断的胜利,他才有更多的说话的权利,为自己和其他杂种兽人争取公正的权利。在无数狼骑兵共同的努力和牺牲下,李尔才走到今天。他绝不能辜负手下的期望。迈克快速念动咒语,他的身边疯狂长出带毒刺的芦苇,吸血藤和散发出毒香的魔鬼曼陀罗花。他装腔作势地挥动着宝剑,严阵以待。李尔不慌不忙,等芦苇长到一人高时。他轻轻一磕狼肚,巨狼风一般奔到魔草地边上。出乎众人意外地,他跳下了座骑,伏身消失在草丛中。巨狼绕到另一边伏下身钻进了草丛。狼人对草地并不陌生,相反他们擅长于埋伏在草地袭击敌人。他们能够无声无息地在草地里潜行数百米接近敌人,制造突然袭击。迈克慌了,现在他不知敌人到了哪里。他再次念动咒语,成群的毒虫以他为中心散了开来。起风了,魔草不住摇曳,隐藏了敌人移动的声影,观众的喧闹掩盖了敌人移动的声音。迈克后悔莫及,为防被敌人偷袭,他想飞到空中去。他刚冒出草丛,几柄飞刀就电射而来。迈克手忙脚乱用剑挡开,迫得躲回草丛。他惶急地向斯里兰求救,斯里兰说:“白痴,稳住!你不是能通过召唤来的魔物发现敌人吗?”迈克拍了自己一耳光,一紧张把这都忘了。他伏低身形,静下心神与魔物连为一体。然而一无所获,李尔仿佛消失在空气中。迈克再度向斯里兰求救:“糟了,找不到。我是不是先半龙化?别给那家伙一刀砍了。”斯里兰郁闷地说:“你现在就半龙化,装上龙鳞甲,那你的底就全暴光了。敌人肯定没有消失,只是他用了什么办法躲过了你的魔物的探测。你好好察察,看在哪里的魔物有绕道的,那估计就是了。”迈克仔细观察,果真发现身前五米处与左侧六米处的魔法植物有倒伏现象,魔虫也有意无意间绕过那里。迈克心道:“好家伙,摸到这么近了。”迈克立即指挥小贪向前方攻击。在他想来,李尔是从前方来的,当然要先对付他。侧面只是一匹狼,没啥可怕的。狼人长年生活在蛮荒草地,那里生长着远多于迈克知道的魔法植物和魔虫。他们有一种特制的药,能够避免魔法植物和魔虫的攻击。在知道对手是喜欢用此类东西攻击后,李尔赛前就在自己和巨狼身上抹了药。从而使得魔物们主动绕过,造成了隐身的假象。小贪领命飞速向前方攻去,狼人敏锐地发觉到了敌人的动静,他和巨狼几乎在小贪出击的同时也疾风般攻了过来。迈克的心神随着小贪的视角发现了敌人,小贪瞬间在敌人身上缠了上百圈,再一收缩,敌人惨嗥一声成为一堆碎肉。迈克一点也不高兴,他后悔地想哭。因为小贪杀死的是巨狼,真正可怕的敌人在身侧。弯刀无声从草缝中袭来,迈克只来得及用剑稍作抵挡。剑碎!迈克横飞了出去。李尔旋身跟进,弯刀闪着寒光,眼看要将迈克一刀两段。小贪即时回来,蛇身一横挡在刀口上。势在必得的一刀略顿了一下,李尔轻巧地一翻腕,刀尖推开小贪,从小贪身下滑过刺向空中的迈克。迈克眼角余光看到,吓得魂飞天外。迈克急切地射出一个黑火球,希望李尔躲闪,那样就可以逃开致命的刀。李尔偏不躲,竟是要同归于尽的架式。迈克急中生智,记起比尔所教招术。电光火石间,小贪的身体迅速盘成一个圆盾。弯刀重重劈在盾上,迈克空中无从借力,再度被劈飞。黑火球同时击在李尔胸前。李尔身形微挫,黑火球将他胸前的铁甲烧出一个洞,空气中发出皮毛焦糊的味道。李尔眉毛也不动,疾风般扑来,比他更快到的是三柄劲啸的飞刀。迈克逃过致命一击,心神稍定。他注入魔力,盾牌涨大起来挡下飞刀。飞刀上附着的兽人凶猛的狂斗气击得迈克胸口一窒。不过,迈克总算站稳了脚跟。不等他反击,李尔疾风般扑来,他的刀更如狂风击打在迈克左支右捂的盾上。汹涌澎湃的狂斗气让迈克难受得要吐血。斯里兰暗想,如果不是死神临时恶补,教迈克怎么用小贪,十个迈克也死了。迈克度秒如年的顶住狂攻,身上暗黑魔力毫无保留注入小贪体内。小贪逐渐强大起来,被劈了无数刀的它凶性大发,蛇头突然从盾牌中心弹出直奔李尔眉心。李尔连劈数刀方才化解,荡得小贪蛇头后退。刚才的狂攻也费了他不少气力,他听说了迈克第一阵杀地龙骑士的情景,所以一上来就狂攻,立意不让迈克使出他莫明其妙的杀人手段。现在他终于知道了,迈克就是用眼前这种能任意变化的武器杀人的。虽然小贪很可怕,但知道了就有对付的办法。李尔自信他的刀虽然砍不断小贪,但至少能挡住。然而他错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迈克对小贪的使用越来越纯熟。李尔成了他最佳的练功对象。迈克开始转守为攻,小贪在指挥下千变万化。李尔刚荡开蛇头,蛇身又化为长枪刺了过来。劈开蛇身,蛇头又带着利啸象鞭子般抽来。二人且战且走,魔法植物形成的草地几乎被荡平。终于李尔力尽,小贪成功缠上了弯刀,一边将刀拉住一边顺势盘上手臂,直缠住了李尔的脖子。小贪恨极了李尔,正想痛快地切下兽人王子的头。斯里兰心中一动,叫道:“别杀他!”迈克忙止住小贪。李尔弃刀,沉静地望着迈克:“你杀了我吧!”李尔闭上眼睛,所有的梦想都将结束,他心里默默的向狼骑兵们道别:“对不起了,我不能带你们走向光辉灿烂的明天。”观众们疯狂起来,大喊:“杀了他!杀了他!”迈克大口喘着气,汗流满面的问斯里兰:“为什么不杀他?”斯里兰怒道:“你很喜欢杀人吗?杀他对你有什么好处?”迈克恍然大悟,杀了李尔对他全无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得罪兽人。他捉摸了一会,对李尔说:“这个,我能不能不杀你?”李尔疑惑地瞪着他。入围赛还没有过安然无损的失败者。迈克的问话更是奇怪,能不能杀还问他。迈克搔头说:“你是条硬汉子,我喜欢你这样的。你很厉害,我差点就死在你手上。”李尔唇边掠过一丝笑意:“你更厉害!我打不过你。你这东西是什么?我劈了无数次都劈不坏。”迈克收回小贪,笑道:“它叫小贪,是条象蛇样的魔物。它的皮很厚的,它火起来我都怕它。”李尔点了点头,仔细看了眼小贪。小贪示威般扬头向他直吐蛇信。李尔深深看了迈克一眼:“有事请来找我。我是兽人国十四王子李尔。”迈克眉开眼笑,没想到放过的是位王子,斯里兰真有远见,这下可发达了。斯里兰无语,李尔也很对他的脾气。他想的只不过是多结交个朋友,以后说不定能帮忙对付比尔。观众们没看到流血,个个气愤地喝起倒彩。迈克正拼命想着怎么从李尔那捞取钱财,再想到他胜了能从赌局那赢到一大笔钱。在震耳欲聋的倒彩声中,他越想越得意,笑得比春天的阳光还灿烂。李尔拾起巨狼的头,忧伤地往回走。他不能象其他兽人一样以自杀要洗清战败的耻辱。活着就有希望,他不能扔下那些狼骑兵不管。走到台边一回头,看见迈克冲他开心的笑,笑得那样灿烂,那样真诚。兽人冷漠坚硬的心不由一阵温暖。迈克给了他另一次生命,也保留了所有的狼骑兵改变命运的机会。他默念着迈克的名字,心里发誓,把迈克当成他生命中唯一的人类朋友。

  原标题:九毛九餐厅撤出北京、天津、武汉 客流回暖下为何仍关店?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陕西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