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第四章心痛的感觉(21/71)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57
迈克心中只有一念头——杀了小路易丝,为朱理丝报仇,替自己赎罪。如果不是自己粗心大意,小路易丝就没有机会偷袭,朱理丝就不会死。然而,事实是朱理丝死了,一个真心爱他的人为了救他死在他怀里。这世上找不出比朱理丝更爱他的人。朱理丝爱得那样热烈,爱得那样绝望。朱理丝临死的真心表白,让迈克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真爱,爱是那么甜蜜又是那么痛苦。相比之下,迈克的色心是那么苍白乏味。迈克多想再来一次,那样他就可以好好珍惜朱理丝。可是生命只有一次,朱理丝已魂归冥府。迈克越走越快,如山的恨念沉沉压在心尖。小路易丝惊慌失措地往后退,他求助地望向朋友。佐拉全神盯着不死鸟,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爱琳娜仍跪在地上向小贪祈祷。威尔即使要帮也帮不上。其他兽人更指望不上,他们躲得远远的。小路易丝被逼到墙边上,他退无可退,挺身喝道:“别再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迈克面无表情,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死定了!”小路易丝毫无血色的脸瞬间雪白,他决意要使出最后的绝招了,那是他准备在决赛时才用的吸血王族的秘技。“住手!”城堡顶楼传来充满压迫感的断喝。与此同时,几股庞大的魔压笼罩住整个决斗场。城堡上空陆续现出七大魔神和暗黑帝君的身影,小路易丝如逢大赦。他得意洋洋的对迈克说:“听到帝君的命令没有?你想杀我?你敢杀我吗?”“我敢!”迈克心意如龙,此刻的他雄视天下,了无畏惧。钢剑一起,暗黑龙力澎湃而出。小路易丝大惊,一心想逃命的他化作血影飞窜。剑没有击中要害,小路易丝的身形凝聚在城堡顶端。他捂着后腰,一手伸向吸血鬼王,眼睛里尽是愤怒,不甘与求助。他扑倒在吸血鬼王脚下。吸血鬼王路易丝心痛地扶起小路易丝,迅捷地给他止血疗伤。迈克仰望了一眼城堡顶端,心知错失了良机。天上的乌云剧烈翻腾,如巨大的黑铁压在兽王堡的上空。莫名的力量形如实质压得地面上的人喘不过气来。兽王堡的巨石发出颤栗的呻吟。人们纷纷跪倒在地,朝拜帝君。迈克不情不愿地也跪在地上。“迈克!收回小贪,一切有帝君主持公道。我倒要看看敢杀我徒弟的人是什么下场!”比尔恨恨地说。路易丝冷笑道:“那伤我外甥的帐又怎么算?”精灵王用如歌的声音呤道:“佐拉,还不召回不死鸟,静听帝君发落!”佐拉急要召回不死鸟,不死鸟已给小贪缠得结结实实,动弹不了分毫。比尔看清形势,得意地笑了:“什么不死鸟预测推荐,还不如我刚收徒弟的魔宠。迈克预测推荐,算了预测推荐,饶了不死鸟吧!”精灵王平和的呤道:“胜负未分,还不一定谁饶谁。”迈克一言不发,暗自叫小贪回来。小贪抵死不从,执意要杀了不死鸟。迈克冷着脸走上前去。一腔怒火尽在剑上,手起剑落,不死鸟的大头扑通掉在地上,滚了三滚。不死鸟的尸体顷刻之间化为一堆灰烬。众人大惊失色,不死鸟就这么轻易地死了吗?小贪犹不解恨,一口气将灰烬吹散。他这才懒洋洋地滚了几滚,每滚一次,它的身躯就缩小一大圈。不一会,小贪就变成一条血线,溜回迈克身上。迈克昂首挺胸绰立场中。佐拉捂着脸扑倒在地上。不死鸟死了,他崩溃了。猛地他跳了起来手足乱舞,寂静的兽王堡唯有佐拉绝望的哭喊:“不死鸟死了,不死鸟死了!”精灵王叹息一声,呤诵起安神咒,那声音如同天籁一般荡人心魄。每人都感觉到世界突然变得无比美好,血腥与杀戮已是久远的回忆,他们的脸上个个变得平静详和。佐拉在歌声中平静下来,站在那饮泣。迈克出神地听着,心中的愤怒渐渐平息,收回了龙力。已被治愈的李尔走到他身后,低声道:“朱理丝的血不会白流的。”迈克点点头,就看帝君怎么处理了。兽王堡大殿,暗黑帝君与众魔神落座,开始审理这场血案。威尔没想到事情会闹到帝君那里。他结结巴巴讲述了经过。他竭力渲染他受到的侮辱,把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一切都是李尔他们的错。李尔平静地讲述了威尔对他的侮辱,仿佛那是旁人的事。迈克一言不发,只是抱着朱理丝的尸体流泪。小路易丝和恢复神智的佐拉则极力宣扬他们是为了维护决斗的公正,至于杀朱理丝的事,小路易丝强辩说:“既然是决斗,当然难免要有死伤。”偷袭的事在暗黑世界是默许的,没有人会为这个责怪他。爱琳娜的证词引起了魔神们的重视,因为她是唯一有身份的目击者。她的地位特殊,与两边都有交情,她的话自然会给人以客观公正的感觉。她眼放异彩,陈述事实时明显偏向了迈克。野蛮王高声咳嗽一下, 陕西11选5走势图搓着大手嚷道:“这事很清楚了, 陕西11选5彩票网原来是我两个不争气的小子吵架。双方的朋友各自帮忙, 陕西11选5彩票平台结果越帮越忙。哎, 陕西11选5中奖查询瞧这事闹得。我给各位赔礼了,我决不轻饶这两混小子。”野蛮王粗犷的傻笑着:“这两小子和我一样浑,只知道舞刀弄枪。啥都不懂,还望帝君陛下和众位同仁原谅。都交给我吧,我要狠狠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爷爷都认不出来。”他这一下轻描淡写的把两个儿子的处罚权要揽过来。比尔瞥了他一眼:“老野人,你不傻啊!聪明着呢!要打儿子出去打,我现在只问,我徒弟死了,现在怎么办?”野蛮王傻笑道:“真的吗?我不傻啊!怎么大家都说我傻?比尔,你真好!”众魔神一齐白眼相向。又来了,一到有事,野蛮王就装傻,兽人的外形更使他显得傻气十足。只是众魔神早学乖了。吸血鬼王优雅地拍拍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轻笑道:“好啊!有人要杀了我的外甥,我还没说呢!”精灵王唱歌般呤道:“我说句公道话。决斗中有死有伤本就是天理,比尔你要再追究责任就不应该了。其实是兽人李尔破坏了决斗规矩,才引起这场不应该发生的悲剧。”他巧妙地把矛头又转向了兽人。大魔神笑嘻嘻袖手看热闹,他清楚这种事帝君没开口,说什么都是白说。灰袍瘟神头也不抬,冷喝道:“住嘴!帝君还没开口,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说话?”众人顿时安静下来。暗黑帝君双手扶着宽大的虎皮椅,右手中指轻轻摆了一摆。瘟神点头,站起来命众人退下。帝君要和众魔神秘议。兽王殿外,众人乱七八糟站着议论着。阵营实际上泾渭。黑暗精灵和吸血鬼和兽人在一起。死神城堡的人和蛇人及一部分狼骑兵杂在一起。大魔神的人自成一帮。几个诅咒师静静站在门口。消息传遍了帝都,帝都的人都在支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迈克独力击败同时晋级的两位参赛者,尤其是他杀死不死鸟的消息震惊了帝都。那场精彩决斗立即被编为歌曲加枝添叶到处传诵。迈克成了第二大夺冠热门人物,风头只追查尔斯。对于迈克来说很不幸,他的下一场赔率直线狂泄。良久,秘密审判结束了。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殿门。帝君率众魔神出来了。帝君的神色隐藏在盔甲后面。瘟神的脸隐藏在灰帽下。与此事相关的魔神看起来都好象是自己胜了。大魔神趾高气扬地走出来,大声宣布判决:“决斗双方都交由所属魔神处罚,此事经由帝君与七魔神联合判决,任何人不得再有异议。”李尔不由苦笑。这个判决等于空话。决斗双方都交由所属魔神处罚?恐怕那些魔神对手下奖励都还来不及。当然,自己是个例外。他不禁望向威尔。威尔正得意地冲他笑。帝君扫了众人一眼,众人屏息低头,不敢对视。他轻轻向众魔神点点头,凌空飞去。事不关已的瘟神立时也不见了。大魔神向其他魔神打了个招呼,骄傲地瞬移了。菲尼克丝暧昧地拍拍迈克的脸,预测推荐率众出门。精灵王亲切友好的向野蛮王道别,皮笑肉不笑夸了几句比尔,带着佐拉扬长而去。吸血鬼王瞪了比尔一眼,咬牙切齿地带着外甥也走了。比尔幽幽望了野蛮王一眼,野蛮王使出装傻绝招:“哎,怎么都走了。我这还有上好的牛肉和狼奶酒呢!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喝了。”比尔冷笑一声,扭头就走。查尔斯尾随在后如影子一般。迈克抱起朱理丝凄凉的走在最后。李尔张嘴欲叫,终于忍住。他叹了口气,不能再拖累二弟了。狼骑兵勇敢地站在他身后,李尔的心不禁一阵温暖。兽王堡的大门轰然关闭。野蛮王顿时象变了个人。须发皆张,目光如电,浑身找不到半点老迈龙钟的样子。他大喝道:“李尔,你可知罪?”李尔平静地答道:“我知道,我错就错在是杂种!”野蛮王大怒,浑身筋骨一阵暴响,块块肌肉隆起如小山。他闪电般欺进身,一掌打得李尔在地上滚了十几滚。李尔嘴角泌出血丝,他平静地站起来说:“我说得不对吗?我贵为王子,都要受到羞辱,更何况是他们?”他的手猛地指向身后的狼骑兵。“哪一场战斗我们狼骑兵不是冲在最前?哪一场战斗我们狼骑兵流得血不是最多?我们身上也流着英勇善战的兽人的血,我们也是崇尚荣誉的战士。为什么我们要受到被称为杂种的侮辱?”狼骑兵们屈辱地低下头,眼含泪花。不少兽人沉默着,一些兽人大声嘲笑起来。野蛮王一步跨到李尔身前,一拳打得李尔飞出十多米,撞倒一片兽人。他大吼道:“我有没有当你是儿子?你的狼帅位置是谁给的?哪次战斗我没分给你们战利品?我哪次叫过你们杂种?”他凶狠地目光扫向众狼骑兵。狼骑兵深深地低下了头。“是的,你没有!你是我最敬爱的父亲,世上唯一的野蛮王。可是其他人呢?你有没有天天被蔑视的眼睛盯着?你有没有天天背后被人骂?你知不知道实际分到我们手上的战利品有多么少?”李尔扑在地上捶地嚷道。狼骑兵的头重又抬了起来,他们的眼神紧紧盯着野蛮王。野蛮王叹了口气,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他能做到公正,这并不容易。但他无法保证所有兽人都象他一样平等对待杂种兽人。他凝视着自己硕大的铁拳,这双拳头帮他打下大好江山,但征服不了人心。他重重地吸了口气:“那你想怎么样?”“要么你现在杀了我,要么让我走!我自己去创造一个天地!”李尔不屑于去看威尔奸笔的丑陋嘴脸,朗声说道。狼骑兵们的眼睛顿时亮了。野蛮王探询地望向其他几个儿子。威尔抢先道:“要走你就走!无能的败将,贪生怕死之徒!有你这种杂种在,真是有辱兽人的声誉。”李尔怒极大笑:“说得好!我走!”李尔大步向外走去,兽王堡再无他容身之地。兽王堡外却有更广阔的世界在等待他去开拓。狼骑兵们喧哗了,少数人飞奔去牵出巨狼,走到野蛮王前敬礼,然后紧追李尔而去。野蛮王沉默地行礼,向这些曾为他死战建下汗马功劳的勇士告别。他浓密须发却在瞬间变白了。李尔是他心里最得意地一个儿子,他亲眼看着李尔从一个瘦弱的小家伙长成一个顶尖的战士,又欣慰地看着他成为一军主帅。李尔有着远比其他儿子强的机智与统帅才能。如果不是李尔的血统不纯正,如果不是象威尔那样坚持血统的实权贵族的反对,他早把王位交给李尔,自己去安养晚年了。威尔气急败坏地想要阻止狼骑兵离开。那是兽人的最迅捷的部队,是强有力的冲锋陷阵的军队。没有了狼骑兵,兽人军团就象断了腿的狼。野蛮王低沉地吼道:“让他们去,愿走的都走。”威尔不敢再拦,大半的狼骑兵都走了。兽王堡空了一小半。野蛮王无意再和威尔他们多说一句话,弓着身子,缓缓地走回了兽王殿。那里有大桶的狼奶酒,此时是试试自己酒量的最好的时候。李尔茫然地走在大街上,一时不知去向何处。一个狼骑兵默默地给他牵来巨狼。李尔跳上狼背,感激地望了眼身后的狼骑兵,热泪盈眶。狼骑兵们热烈地望着主帅,跟着他从此就能过上堂堂正正再不受欺压的幸福生活。李尔轻拍狼头,向死神城堡走去。那里有他在帝都唯一的牵挂。大队狼骑兵浩浩荡荡开在大街上。行人走怪莫不惊疑,尤其是这些狼骑兵个个神情凶暴,似乎随时都会拨刀相向。守卫死神城堡的怪物们更是吓慌了。心中均泛起一个念头,野蛮王派兵来攻打城堡了。死神听报也吓了一跳。再听清只有狼骑兵,他不解了。兽人攻城一般是步兵在先,没理由让狼骑兵打头阵。当下他命令关上城门严防。他带上查尔斯和伯蕾上城观望。狼骑兵塞满了几条长街,络绎不绝开来。街上行人走怪纷纷逃散,家家关门闭户。死神比尔心中也不禁惊疑不定,等看到领头的是李尔,看清李尔没带武器。他心下稍安。他知道李尔与迈克结拜了。又不禁怀疑李尔是不是来救迈克的。想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对迈克不能说不好了,再说迈克应该知道死神之印的威力,不至于蠢到要李尔来救他。李尔对死神的怀疑全不知情,他只是单纯地来向迈克告别。来到城下,见到死神众人严防的样子。李尔恍然大悟,他跳下巨狼,谦逊向死神施礼,告知来意。比尔只觉头晕,告别而已,用不着这么大的阵容啊!迈克被扔出城外,他怀里还抱着朱理丝。李尔黯然伤神,他对朱理丝本一无所知,可是朱理丝刚结拜就义无反顾地为他出头,为他拼命。李尔在心底,已真正把她看做自己的妹妹。“我要走了。”李尔感慨地说。“嗯,走吧!走了好!”迈克痴望着朱理丝。“我和野蛮王决裂了。我要带着他们另创一个属于狼骑兵的王国。”李尔坚定的说。“恭喜恭喜!那个,临走前,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给我?”迈克突然清醒过来,李尔就要走了。以后不知哪年才能再相见,可是他还没送钱给我呢?那我和朱理丝不是白为他拼命了?他一厢情愿地认为朱理丝是为他赚钱而帮李尔的。李尔一楞,他在身上摸了一阵,身无长物。他随即苦笑道:“不好意思,大哥太穷,连个记念的东西都没有。”迈克差点抱不住朱理丝:“不会吧?那你拿什么开创新的王国?”“呃,这个我到没想过。”李尔搔头了,“糟糕,这么多狼骑兵,一天的粮草钱都要上万。”迈克无语,泪如雨下。原来一切都是白辛苦了。李尔变热泪盈眶,他感动啊!瞧二弟多好,这么为我担心!他大声笑道:“不怕!认识了你和三妹,我这辈子就没白活。我要白手起家,赤手闯出新天地,到时我来接兄弟一起享福。”迈克听到他提起朱理丝,触动衷肠,大哭起来。李尔拍着他的背,劝慰不已。狼骑兵们也不禁生起别离之悲。迈克哭着哭着,终于明白了朱理丝对李尔的心意。他做了一件后悔了许久的事。他打开储物手镯,把积蓄全给了李尔。李尔自是感激涕零。迈克轻轻说道:“不要感谢我,要谢就谢朱理丝。是她要我这么做的。”李尔深情地望了眼朱理丝,轻轻吻了吻朱理丝冰凉的额头,就象一个大哥吻沉睡着的小妹。望着朱理丝可爱秀气的脸,他低声对迈克说:“大哥从不求人,今天求你件事,二弟你千万要答应我。”迈克疑惑地望着李尔,心说钱都给你了,你还要什么?“不要让她变成魔物,就让她安心上天国吧!”李尔恳求地望着迈克。迈克浑身一震。脑海里浮现出化魔池,浮现出朱理丝变成僵尸被人砍得七零八落,肢体还在扭动的样子。他大力摇头道:“我绝不会的。”李尔高兴的点头,大力拥抱了迈克和朱理丝,带上迈克的全部家当走了。他用那笔钱回到了兽人王国,买下一大片蛮荒之地,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直播吧5月9日讯 近日,土耳其中场阿尔达-图兰在社交网站上进行了直播,他谈到了关于巴萨和巴尔韦德的一些话题。

,,天津11选5